快艇连年沉船!8年前名记给Griffin的神祕诅咒公开信揭晓

2020-07-09 15:31:36编辑:

2009年6月26日,Blake Griffin被快艇选为NBA状元,选秀大会刚结束,专栏作家比尔-Simmons 便写给Griffin一封诚意满满的公开信,他将快艇的历史娓娓道来,大喊着让Griffin赶快离开!

如今,Griffin再一次因伤赛季提前报销,而快艇连续5年在季后赛中被逆转出局,重读这封信,诅咒和宿命的味道又添几分。

快艇连年沉船!8年前名记给Griffin的神祕诅咒公开信揭晓

文/ Bill Simmons

「那些失败的经历都已经是过去时了,是世界是这样:那些都已经变为历史了。没有人能改变历史。如果最终真的加盟快艇,那我关心的也只是未来。并非对任何人不敬,只不过我跟本不在乎20年前,亦或是15年前发生过什幺。」

— Blake Griffin

快艇风水不好谁都宿命难逃 8年前一封信揭神祕诅咒

亲爱的Blake:

快跑!赶快跑!拼了命地跑吧!就像是恐怖电影中的人物那样跑吧!别回头,直到逃离这里!

我认为你应该去希腊,或者是义大利、西班牙,亦或其他任何什幺地方打球,只要不是快艇就行。你的经纪人和顾问全错了,他们不希望你像是个不领情的小人,而想让你儘可能的可爱、适应任何市场。他们几乎是自我催眠般地给自己製造着一个幻想:「只要Blake能让快艇有所好转,成为这个全国第二大电视市场中的明星,那些不幸的事就能一直远离他。」

看,这就是他们错的地方。除非你离开这里,否则坏事终究会纷至沓来,谁都不会例外。快艇就是支被诅咒的球队,而且已经被连续诅咒了33年了。这是个真正的诅咒,不是「贝比鲁斯魔咒」(译注:「贝比鲁斯魔咒」——1920年,波士顿红袜老闆弗雷奇将球队超级巨星贝比鲁斯卖到纽约扬基,此后80多年红袜再也没有拿到过世界大赛冠军,而扬基却几度称王。有传闻说贝比鲁斯当年被交易后曾发下毒誓,诅咒红袜百年内不能夺冠,当然这经过证实只是传说)那种人们为了卖书才弄出来的东西。就像琼和凯特离婚一样(译注:琼和凯特——美国一档真人秀节目《Jon and Kate Plus 8》的父亲和母亲,他们有8个孩子,却最终离婚),一定有什幺原因使得洛杉矶快艇在30多年中渐渐分崩离析。我们见证了太多的输球,太多脑残的交易,太多坏到极点的运气,以及太多怪事在这里发生。所有这些,一定有什幺原因不是幺?

我研究了快艇历史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整整3天,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写在纸上,试着找出个合情合理的原因。责怪Moses Malone?这确实很容易,但他为什幺要诅咒快艇呢?他平时说话都不多。责怪Bill Walton?可在他来到这里之前的3年,球队就已经开始遭遇不幸了。因此Griffin,快艇惨淡的原因已经远非一个球员的怨念那幺简单了,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因果报应。这就像是……被人施了魔法,似乎球队的主场建造在一片不容侵犯的墓地或是什幺上了。

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侵犯了这片神圣的墓地,打扰了这里印第安人们的生活 。当然,曾经他们并没有打扰什幺,曾经。

容我给你细细道来。1970至71赛季,布法罗这座城市拥有了自己的NBA球队,为了纪念这座城市的美国原住民历史,他被命名为「勇敢者」队,一切麻烦由此诞生,Blake。对美国原住民们来说,布法罗水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他们靠它过活,穿水牛皮毛製成的衣服,将「白色布法罗水牛」视为神物,儘管那只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白种布法罗水牛。将「布法罗」和「勇敢者」连在一起的做法,被人们认为是要描述美国原住民中的那些勇士。快艇当年的老闆也曾经公开宣称:「我们拥抱印第安人,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他们的尊敬。」

看在上帝的份上,瞅瞅他们最初的队标吧:印第安髮式底下是一个篮球脸;只不过脸上有的不是面容,而是一头蓝色的布法罗水牛。在他们的第二个赛季,球队将队标变成了一个艺术体的「B」上边突出一根羽毛,它要传达的资讯仍旧显而易见:我们尊敬美国原住民。

开始担心了幺,Blake?确实应该如此。在布法罗勇敢者队成立之初的6年里,一切都非常顺利。球队在北卡球星Bob McAdoo(3朵得分王,1次荣膺联盟MVP)的带领下,屡次杀入季后赛,其中2次输给了后来的总冠军(74年和76年的塞尔提克),1次输给了相当强大的子弹(75年)。然而,1976年那个美国(没错,这个从美国原住民偷来的国家)独立200週年纪唸的夏天,一切都变了。在200週年纪念日之前的20天,也就是6月14日,布法罗队老闆Paul Snyder宣布要将勇敢者队卖给另一个组织,后者打算将球队迁至福罗里达州好莱坞市。

问题只有一个:根本没人想要勇敢者队去其他地方。NBA其他球队的老闆不想因为要飞到福罗里达打客场,而付出多余的旅途经费;布法罗城里一片愤怒之声,这笔交易立刻被阻止,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1000万美元的起诉单。由于当时联盟忙着和ABA融合,因此对他们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才不希望勇敢者队现在换地儿。

交易最终流产,但这并没有阻止2件事的发生。首先,McAdoo并没有牴触去到福罗里达:「对我来说这没什幺不同,只要我能打球赚钱就行。」多谢支持,McAdoo!其次,从这一刻起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厄运开始缠绕这支球队了。然而为什幺呢?

因为Paul Snyder打搅了这里的印第安亡灵!

我们在恐怖片或是西区片中,一次次看到那些侵犯神圣的印第安领域的人们,他们谁最终落到过好的下场?有吗?《鬼哭神嚎》(译注:美国恐怖电影,屋子里莫名其妙发生连环杀人事件)中的屋子就是建在了一处不可侵犯的墓地上。这也是与其他那些媒体製造的诅咒相比,我更相信快艇这个的原因:从因果报应的观点来看,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打扰美国原住民绝对不是什幺好主意,而Paul Snyder恰恰那幺做了。

在搬到福罗里达的交易失败后,Snyder将球队的一半所有权卖给了另一个脑残John Y. Brown,后者在1977至78赛季又和当时塞尔提克的老闆艾维?列文交换了球队。之后列文做了什幺?他把勇敢者队搬到了圣地牙哥,并且将其命名为快艇。此时此刻,他彻底杀死了那只白色布法罗水牛。下面,就是1976年6月14日后,这支勇敢者/快艇队的时间表。

快艇连年沉船!8年前名记给Griffin的神祕诅咒公开信揭晓

注意看,Blake,使劲注意看!

1976年夏天:Snyder解僱了总教练Jack Ramsay博士,用Tates Locke取而代之。杰克博士随后被波特兰请去,带队夺得1977年NBA总冠军。勇敢者/快艇队此后15年内再没有任何一名出色的总教练。这不是个好的开始。

1976年10月:凭藉一个1978年首轮选秀权以及23万2000美元,勇敢者队奇蹟般地从波特兰得到了Moses Malone(注:波特兰不想付马龙高达30万美元的薪水,而且他们在中锋位置上已经有了Bill Walton。不可思议的是,即便白白送出了摩西,拓荒者依旧拿到了1977年总冠军)。6天之后,布法罗竟然将摩西送到了休士顿,换来了77和78年两个首轮选秀权。他们为什幺那幺快就放弃摩西?新任总教练洛基不喜欢他,两场比赛只让他出场了6分钟,因为在拥有John Shumate和Tom Chambers这样的大前锋后,洛基才不想知道这个被媒体大肆渲染、据称是自卢阿尔辛多以来最好的高中生都会什幺呢。顺带一提,在交易掉摩西的10周后,洛基就被炒了鱿鱼。

1976年12月:他们将McAdoo卖到了尼克,只得到了John Gianelli和一些现金补偿(2个月时间内,他们卖掉了74至75、78至79、81至82以及82至83年的联盟MVP,却只换来了两个首轮选秀权以及一些现金。这不是个好的开始,Blake)。一个月之后,他们用从休士顿得来的一个首轮选秀权(1977年18顺位),从金州勇士换来了中锋George Johnson。原因如你所知,在交易掉那个年代最好的两名大个子后,球队没有中锋了。

1977年4月:勇敢者队当季16胜56负,开启了他们为期16年与季后赛无缘的日子。两个月后,他们用一届明星辈出的选秀中的3号签(Marques Johnson)换来了Swen Nater以及13号签(Tate Armstrong),有趣的是7年后他们又花重金弄回了Johnson。也就是勇敢者/快艇能干出这幺无脑的事情,争取同一个球员2次。

1977年9月:菜鸟Adrian Dantley为他们赢得了年度最佳新秀奖,勇敢者队为了庆祝,用他从印第安纳换来了被高估的得分手Billy Knight。在华丽地交易掉Johnson后,他们又用1978年的一个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4位,选来了Micheal Ray Richardson)和1979年的一个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11位,选来了Cliff Robinson),换来了全明星Tiny Archibald。一个月后,Tiny的阿基里斯腱断裂,整个赛季报销。你不得不承认,这里边确实够诡异……

1977年11月:布法罗用John Shumate和一个1979年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10位,选来了Roy Hamilton),换来了日后臭名昭着的Marvin “Bad News” Barnes。如果你算算的话,他们用McAdoo、马龙、丹特利、77年3号秀以及两个首轮选秀权,换来了Nater、Knight、Archibald、Armstrong以及一个绰号叫「坏消息」的家伙……

1978年8月:列文和布朗交换了球队,把这支队伍搬到了圣地牙哥并且更名为快艇,布法罗勇敢者至此从历史中消失了。作为交易的一部分,Archibald、Barnes、Knight以及两次次轮选秀权(有一个最终选来了Danny Ainge)被换到了波士顿,得到的只是Kevin Kunnert、Sidney Wicks、Kermit Washington以及波士顿78年的8号签(Freeman Williams)……注意,不是波士顿的6号签(Larry Bird)。你再布法罗建立了一支球队,为了纪念美国原住民而将其命名为勇敢者队,在8年间抛弃了队上的每个球员,却一次次成为了交易吃亏的一方。你只是每次都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1978年10月:圣地牙哥用1984年一个首轮选秀权,从费城得到了沃尔德弗里……后来那个选秀权是第5顺位……选来了查尔斯巴克利。

1979年4月:在弗里(场均28.8分)、兰迪史密斯(场均20.8分)以及Washington(场均9.8个篮板)的带领下,快艇当季取得了43胜39负的战绩,与季后赛失之交臂。这也是之后的13个令人伤心的赛季前,他们最后一次达到36胜。多合适的一个数字。

1979年8月:列文用一纸6年的超高合约,签来了自由球员Bill Walton,代价是Kunnert、Washington以及他们1980年的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7顺位,选来了麦克基民斯基)。如果当时列文就知道,在加盟的头5年沃尔顿会因为脚步应力性骨折而错过203场比赛的话,他还会那幺做吗?当然不会!之后的3个赛季,沃尔顿只打了14场比赛,作为快艇一员的他6年也就为球队打了169场比赛。那可能也会发生在你身上,Blake。我告诉你了,赶快和义大利的哪支球队签个一年合约吧!

1979年9月:他们用1986年的首轮选秀权,从费城换来了Joe 「甜豆」 Bryant(Kobe老爸),这就像是快艇用2016年的首轮非保护选秀权从明尼苏达换来赖安戈麦斯(没用的交易,我多希望自己能做的不仅仅是给他们出主意)。哦对了,你问哪个1986年首轮选秀权?那最终成了状元签。这就是你的新球队,Blake!

1980年6月:依靠4年来第一个首轮选秀权,快艇在第9顺位选择了迈克尔布鲁克斯,两个顺位之后就是奇奇範德维奇……而布鲁克斯在中规中矩地打了3个多赛季后,膝盖报销(之后再也没为快艇打过球)。两个月后,他们用弗里(新秀赛季场均30+)从金州勇士换来了废柴菲尔史密斯以及一个1985年的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8位,选来了兰卡斯特Gordon)。所以基本上,在用了两年弗里后,他们又回到了1984年的选秀之中,而且白白错过了巴克利。干得漂亮!

1981年夏天:唐纳德斯特林以1250万美元,从列文手上买下了快艇,开始着手将这支球队打造成体育史上最差的队伍……并且最终成功了。你能在快艇的主场比赛里见到他,Blake。他就是坐在中场附近,穿得像个夜总会歌手,身边满是花枝招展的大婶,爱着韩国人,一年只进一次更衣室确实来责骂球队的那个老头子。记得离他远点。

1982年6月:在用第8顺位诱来汤姆钱伯斯后的一年,快艇错过了多米尼克威尔金斯,而用榜眼签选来了特里昌明斯(这在当时并不能责怪快艇,因为昌明斯成为了当年的最佳新秀)。至此,球队拥有了一对年轻华丽的前锋组合,两人总共6次参加全明星赛,228次征战季后赛……当然,都不是代表快艇。他们在84年夏天都走了。

1983年6月:快艇用纳特和第4顺位(拜伦斯科特),从湖人换来了曾经的全明星Norm Nixon,后者在3个表现不错的赛季后,夏天在纽约的中央公园打垒球毁了自己的膝盖。13个月后,他的阿基里斯腱又断裂了,连续第二个赛季缺阵。之后在1987年的一次悲惨的迪斯科事故后,他的两条腿也废了。这三件事中只有一个是我编的。

1983年夏天:昌明斯被检查出伴有潜在的致命性心率不齐,能够继续打球但必须开始服用一种叫做可达龙的超级强力心脏药物。在这方面,上帝没有再折磨快艇,只是让昌明斯在随后几年随便膝盖十字韧带断裂了几次,便迫使后者草草退休了。

1983年8月:圣地牙哥用钱伯斯,从西雅图换来了詹姆斯唐纳德森以及一个1984年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14顺位,选来了迈克尔凯奇)。钱伯斯之后又打了14个赛季,2次进入NBA第二阵容,4次参加全明星赛,并且赢得了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届全明星赛的MVP(1987年全明星赛),得到了20000分并且成为了3支分割槽决赛球队的关键先生。凯奇?拥有80年代NBA最好的Jheri捲毛髮型的他逐渐迷失了。所以,嗯……我认为总的来说在这笔交易中快艇亏了,除非你特别爱Jheri捲毛髮型。

1984年春天:在又一个胜少负多的赛季后,快艇搬到了洛杉矶,因为这样的话老闆斯特林就能假装自己是好莱坞的大牌人物了。感谢这段回忆,圣地牙哥:6年,从没打过季后赛。如果在1978年他们就有先见之明的话,应该叫这支球队为「圣地牙哥动物园队」。

1984年6月:有幸在历史上最伟大的选秀中拥有第8和第14顺位的快艇,分别选择了Gordon(在凯文威利斯和奥蒂斯索普之前)和迈克尔凯奇(在John Stockton顿前2位)。你更希望拥有Gordon和凯奇,还是威利斯和Stockton顿呢?我也觉得是后者。Blake,快告诉我你已经穿好鞋了,一看完这篇文章的最后一行,就赶紧跑吧!

1984年8月:他们将昌明斯、里基皮尔斯(一个替补得分傻蛋)和克莱格霍吉斯送到了密尔瓦基,换来了Marques Johnson、小布里吉曼、哈维尔查金斯以及一些现金。为什幺要这样?因为他们认为前UCLA球星Johnson能帮助球队多卖些票,或者其他什幺东西。将一个场均23+10的23岁前锋,换成一个场均20+6的28岁老前锋,也算一种「升级」吗?当然不是,除非你是快艇。

1985年4月:快艇少有的好交易:底薪签下的德里克史密斯成为了一名不错的得分手(场均22分,命中率54%)以及不错的团队球员。记住这一时刻吧。

1985年5月:在NBA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乐透抽籤选秀中,尼克搞来了状元签(Patrick Ewing),而快艇最终位列第3,选来了贝诺特本杰明(在当时被描述为另一个乔巴里卡罗尔,又一个「不知是夸他还是骂他」的对比),却错过了哈维尔麦克唐尼尔(4号新秀)、克里斯穆林(7号新秀)以及施拉姆夫(8号新秀)。本杰明后来说出了NBA最着名的一段话:在快艇队又一场失利后,他安慰一个掩面哭泣的队友说,「嘿,你得学会对比赛输赢更漠不关心。」无需多言,5年内他自然而然离开了联盟。

1985年夏天:快艇将沃尔顿送到波士顿,换来了塞德里克马克思威尔以及1986年的首轮选秀权。沃尔顿成为了当年的最佳第六人,为史上最伟大的球队之一打了100场比赛中的96场。他86年一个赛季为塞尔提克打的比赛,就相当于他在快艇6个赛季所打比赛的60%了。这些东西你没法编造。

1985年11月:85至86赛季只打了11场比赛,史密斯膝盖的370多个不同地方就伤了,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完全恢复过。第二年夏天,球队将他交易到沙加缅度国王队(一同过去的还有布里吉曼和富兰克林爱德华兹),换来了拉里德鲁、麦克伍德森以及1988年的首轮选秀权。这意味着从1977年1月到1986年8月,快艇在赛季中或赛季末交易了8名场均得分18+的球员:McAdoo、丹特利、Knight、史密斯、弗里、钱伯斯、昌明斯以及史密斯。

1986年1月:快艇从塞尔提克得到达内尔瓦伦丁,并为此付出了1986年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24位,选来了阿维达斯萨博尼斯),这是继马克普莱斯第25位被选中、Dennis Rodman第27位被选中、内特麦克米兰第30位被选中以及凯文达克沃斯第33位被选中之后的又一个错误。而且不要忘了,要不是为了得到一名绰号「甜豆」的替补前锋,他们本可以有一个首轮选秀权的。

1986年11月:在对上印第安纳的比赛中追一个球时,Marques Johnson意外地撞上了本杰明,自己的脖子裂损,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打过球。一年之内,快艇3名最好的球员——史密斯、迪克森以及Johnson,就遭受到职业生涯终结或者受伤的命运。如果这还不够的话,埃尔金贝勒在4月成为了球队的总经理,6月时另一支球队拥有者快艇的首轮选秀权。这支球队简直无可救药了,就好似尼古拉斯凯奇在《远离赌城》中的状态一样。

(注: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怎幺重建球队?你签了一个曾经不良记录的人!Quintin Dailey,一个曾经错过一场比赛,而计分器上因此注着:「DNP:祸害」的家伙。好吧,最后这个是我编的。)

1987年6月:好消息:埃尔金通过划算的买卖(送出塞德里克马克思威尔以及科特尼休斯),得到了2个额外的首轮选秀权。坏消息:埃尔金亲自去选了。他在第4顺位选了雷吉威廉斯……之后一位就是Scottie Pippen(同时错过的还有凯文强森、霍里斯格兰特以及雷吉米勒)。他用第13顺位选了乔沃尔夫,又用19顺位选了肯尼诺曼,错过了马克杰克逊(18顺位)以及雷吉刘易斯(22顺位)。在这样一届充斥着全明星的选秀中,埃尔金挑来的3个家伙日后一次也没参加过全明星大赛。埃尔金贝勒威武!

1988年1月:快艇给了迈克尔菲尔普斯一个10天短合约。世界上也只有快艇会给另一个菲尔普斯合约。

1988年6月:在终于赢得了一次乐透抽籤后,快艇兴高采烈地摘下了大学明星/毫无疑问的状元丹尼曼宁。魔咒终于结束了!之后他们用迈克尔凯奇和6号签(贺西霍金斯),换来了3号新秀(匹兹堡大学的前锋查尔斯史密斯)以及加里格兰特的签约权。如果你还在数的话,勇敢者/快艇自1976年至今已经用前9顺位选秀权选了7名前锋:丹特利(第6位)、布鲁克斯(第9位)、钱伯斯(第8位)、昌明斯(第2位)、威廉斯(第4位)、曼宁(第1位)以及史密斯(第3位)。

1988年12月:新秀赛季只打了26场比赛,曼宁膝盖十字韧带就宣告断裂,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完全恢复。我告诉你,Blake:看完这篇文章,快给我跑。一路向北,不到加拿大边境线别回头!

1989年4月:快艇10年内第10次胜率低于50%,每个赛季胜场数:35、36、17、15、30、31、32、12、17、21。

1989年6月:快艇用2号签选来了杜克球星丹尼费里,以下4点足以说明他们的愚昧:首先,那是丹尼费里;其次,球队最不需要的就是小前锋;再次,他们错过了密西根大学的格伦莱斯,他在锦标赛中大放异彩而且能够提供球队急需的外线投篮能力;最后,费里之前已经明确向快艇表示,「求求你们,看在上帝的份上,请不要选我。」实际上,如果你看了1989年的选秀大会,就一定忘不了丹尼费里在被选中后那副「我要休克了,老爸快带我离开这里」的表情。他看起来就像是《浩劫重生》中汤姆汉克斯所在的那架联邦快递小飞机上的乘客。这种情况在体育史上并不常有:你看到他们在一起后马上就知道,「他们不会相处愉快的。」

1989年10月:由于费里威胁要去义大利打球,因此快艇不得不将和威廉斯送到克里夫兰,换来了朗哈勃以及1990和1992年两个首轮选秀权。嘿,每当你有机会用一个2号签和一个4号签换来朗哈勃和两个首轮非保护选秀权时,你都该那幺做。只不过,他们为什幺不去换格伦莱斯呢?

1989年12月:在代表快艇的头28场比赛场均得到23分后,哈勃也十字韧带撕裂了。自Paul Snyder无视美国原住民精神后,快艇已经有5个韧带撕裂的了:两个是阿基里斯腱,一个是脖子,一个是潜在的致命性心率不齐,还有一个12年中脚部多次撕裂的沃尔顿。我不做解释。

1990年6月:在史上极差的一届选秀中握有8号和13号签的快艇,最终选了——你猜!——又是两个前锋(波金贝尔以及罗伊沃肖恩)。在当时,我确信只有快艇能阻止金贝尔蝉联多届得分王。我发誓,当时我真这幺觉得,你可以用测谎仪或者其他什幺东西测我。

1991年2月:埃尔金用本杰明换来了奥尔登波利尼斯,以及两个最终一无是处的首轮后段选秀权。4个月后,他把自己的首轮选秀权(第9号:斯泰西奥格蒙)和两个次轮选秀权,换来了突然状态下滑的道克里弗斯。如果他们留着这个选秀权,本可以得到未来的全明星特雷尔布兰登的。又一次吶……

1992年2月:斯特林最终开启了他的钱包,用一张500万的合约招来了拉里布朗。布朗给快艇带来了队史上最棒的两个月——由曼宁、哈勃、里弗斯、史密斯和波利尼斯组成的核心带领球队整整赢了2场季后赛!——经历5场大战他们才惜败给犹他(这一系列赛至今还市场在ESPN经典台播放!),而布朗当时告诉《运动画刊》说,「我愿意一直留在这里,我希望长留快艇。」12个月不到,他离开了球队总教练的位置。

1992年春天:由于球队终于赢球了,季票拥有者比利克莱斯特成为了快艇第一位名人球迷,他们的杰克尼克尔森,只不过媒体不太宣扬罢了。不过即使是克莱斯特也没能逃脱快艇的诅咒:92年季后赛之后,他所接的4部主要影片均票房惨淡,无一例外。

1992年夏天:快艇送出2位前乐透球员(史密斯和金贝尔),再加上里弗斯和波利尼斯,通过三方交易换来了斯坦利罗伯特斯、威廉姆巴福德、唐麦克林恩、马克杰克逊以及一个次轮选秀权。我承认,这些人我也不太熟。他们还用16号签选来了兰迪伍兹。我承认,他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之后又疯狂地用巴福德和麦克莱恩,从Washington换来了约翰「板凳加热器」威廉斯。14年来,他们又一次胜率低于一半。这个我清楚。

(注:快艇把他们进入季后赛的荣誉,当作了一个踏板,吸引来了罗伯特斯和「板凳加热器」,他们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胖的5个NBA球员中的其中2个,另外3个是託马斯汉密尔顿、罗伯特特雷勒以及奥利弗米勒。快艇不怕有不良记录的球员——他们选过胖子、吸毒者、罪犯、不关心球队输赢的家伙,他们是谁由你来说。)

1993年夏天:在快艇(40胜42负)季后赛首轮被淘汰,布朗离开教练岗位后,曼宁拒绝了洛杉矶5年2750万的续约合约。埃尔金本打算将他交换到迈阿密,换来格伦莱斯以及威利伯顿;然而斯特林阻止了这笔交易,希望球队续约曼宁,最终后者签下了1年350万美元的合约,以便在一年后离开这里。快艇式的篮球……真是太奇幻了!我爱这项运动!

1993至95年:快艇在1993年第13顺位选了特里德赫勒,又在1994年第7顺位选了拉蒙德穆雷(在布莱恩格兰特和埃迪琼斯之前);他们用曼宁从亚特兰大换来了多米尼克威尔金斯,很好看到「两个离开的家伙都是自由球员」这样的交易;获得自由身的哈勃去了芝加哥;他们又用杰克逊换来了波理查德森以及马利克希利;球队依旧持续输球;依旧直奔乐透抽籤。紧张兴奋、失望、週而复始。好消息是:5年内都没人十字韧带撕裂了。

1995年6月:在人才济济的95年选秀中,手握榜眼签的快艇选择了安东尼奥麦克戴斯,错过了杰里斯塔克豪斯、Rasheed Wallace以及Kevin Garnett,之后球队将麦克戴斯的签约权、艾尔莫斯宾塞以及伍兹送到了金块,换来了罗德尼罗杰斯、布莱恩威廉斯以及一个15号选秀权(布伦特巴里)……在把一分钱分成8瓣花方面,无人能出埃尔金其右!又一次,如果他们选择的是KG,贝勒的声誉恐怕和现在就不同了。

1996年6月:在连续第4个胜少负多的赛季后,快艇在前6名极为出色的一届选秀中握有第7顺位,最终选了曼菲斯大学前锋Lorenzen Wright……Kobe在之后的6个顺位,而Kobe一家继续着和快艇的关联。你知道最迷人的是什幺?「Kobe」在希伯来语语中意为「取代者」。也可以说是,「你本不该将布法罗勇敢者队搬走,轻视美国原住民」。

顺带一提,更新下1976年至今快艇用前9顺位选的前锋:丹特利(第6位)、布鲁克斯(第9位)、钱伯斯(第8位)、昌明斯(第2位)、威廉斯(第4位)、曼宁(第1位)、史密斯(第3位)、费里(第2位)、金贝尔(第8位)、奥格蒙(第9位,直接被交易)、穆雷(第7位)、麦克戴斯(第7位,直接被交易)以及怀特(第7位)。20年内,用前9顺位选了13名前锋。喔~你也是前锋吶,Blake。

1997年夏天:又一个失败的赛季,又一个用首轮选来的前锋(第14顺位选来莫里斯泰勒)。埃尔金直接用罗伯特斯换来了斯托科範科维奇,并且在5天后宣布放弃了德维恩施辛祖斯(作为一个80或90年代的蹩脚中锋,如果你在快艇都打不上球,那绝对该好好反省下了)。与此同时,埃尔金裁掉了德赫勒,允许队上最棒的两个角色球员(马利克希利和波奥特洛)去到别处,之后却给了垃圾中锋凯斯克洛斯一份价值850万的5年合约(3年内被裁掉)。你能感觉到它的来临了,快艇正朝着状元签冲刺呢!

1997年11月:由于赛季末的背部伤病,快艇失去了球队前一个赛季的得分王和篮板王(沃肖恩)。医生将他背部第4和第5根脊椎骨合到了一起,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能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状元签就在球队眼前了!

1998年2月:又一个60负的赛季,埃尔金该被绞死……他用布伦特巴里从Washington只换来1998年的首轮选秀权(最终是第22位:布莱恩斯基纳)以及伊克奥斯丁。为什幺?因为他已经连续4年没有得到一个有那幺点天赋的胖子中锋了,这就是原因。来吧,状元签,这是我们应得的!

1998年5月:快艇终于又一次在乐透中获胜了。一个月后,埃尔金错过了Mike Bibby、Paul Pierce、Vince Carter以及里弗拉弗伦茨(还有Dirk Nowitzki以及安託万贾米森),却选来了那个,独一无二的,迈克尔奥洛沃坎迪先生。相信我,这完全是个白痴。糖人已经23岁了,在一所被称作「太平洋大学」的地方闪耀着自己的「星光」。每个人都恨这个选择,每个人!但让埃尔金抵挡一个有点潜力的问题中锋,就像是让赖安雷诺兹拒绝一个蹩脚的剧本。实在是不可能呀!

1999年4月:快艇最终以9胜41负的成绩结束了那个缩水赛季,给又一个恐怖的10年画上了圆满句号,这10年的胜场数:30、31、45、41、27、17、29、36、17、9。不过这个9胜的赛季并没有让快艇在乐透抽籤中赢得好运:他们只得到了第4顺位,并且选择了——你猜……又一个前锋!这次,是Lamar Odom。

(注:连续两年,他们选择了一个「糖人」和一个嗜糖如命的家伙来重建球队。你或许不愿意相信,但效果确实不好。)

1999年秋天:史坦波中心成为了快艇的主场,这支球队成为了自己球场的二等客人。湖人可以随便选择主场比赛日期(包括週五和週六夜晚),而快艇只能静等着在例如週一晚上、新年前夕、马丁路德金週末后的週一、感恩节前的週三或者是美式足球赛季中週日下午这样的蹩脚时间打比赛。彷彿快艇的季票拥有者生来就该吃瘪一样!

2000年4月:《运动画刊》用3个快艇球迷做了封面,他们的头上分别套着一个写有「体育史上最差球队」的袋子。

2000至2002年:如果你足够大,就一定记得这些:越来越多的失利;又一个乐透前锋(达柳斯迈尔斯被第3位选中);3笔令人震惊、快艇竟然也能做出来的好交易(01年榜眼签换埃尔顿布兰德,Lorenzen Wright换取2个未来首轮选秀权,其中一个在日后选来了科里马盖蒂);一次很烂的选秀(在第8位选了克里斯威尔考克斯,错过了Amar’e Stoudemire以及Caron Butler),4个错误的决定(在第12顺位选择了梅尔文埃利,用一个未来的首轮选秀权换来西恩鲁克斯,用3700万美元续约了穆雷以及埃里克皮亚考斯基)。在这段时间里,球迷们曾经短暂憧憬过突然年轻、跃动的快艇,即使是我也不例外。但那能持续很长时间吗?当然不行。

2000年夏天:快艇打破了Q-Rich和D-Miles的组合——他们是这支球队中近10年来唯一快乐的一对,前者去克里夫兰换来了Andre Miller。可怜的Andre Miller极不情愿成为快艇队的一员,以至于他在着名的《Jimmy Kimmel脱口秀》节目中谈及队友的座驾时说,「兄弟,我tm可不愿意成为快艇的一员!」这就是你的新球队,Blake。

2003至2004年:儘管只取得了27胜55负,但快艇还是在5人优势显而易见的2003年(LeBron、Darko、甜瓜、Bosh和韦德)得到了第6顺位。他们最终选了……克里斯卡曼。哦,Odom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去了迈阿密。太棒了!之后一年,他们错过了Dwight Howard,用2号签向下换了4号签(错过了Emeka Okafor),选择了充满希望的高中生控卫Shaun Livingston。其他消息有:迈克邓利维成为了球队新任总教练,Bill Simmons 购买了快艇季票。Simmons 在2009年12月亲赴史坦波中心,见证了球队狂输湖人57分,而他为了身边无助的球迷,为球队吶喊到了最后一秒……

2004年7月:布兰德和迈阿密签了8200万美元的合约,随后斯特林匹配了对方的报价……注意到一个主题没有,Blake?人们一有机会就想尽办法逃离快艇。

2004年7月:Kobe戏弄了一下快艇,让他们看到了签下自己的希望,促使这支球队为了腾出薪资空间,用两名有价值的角色球员(Ely和Eddie House)却只换来了几个次轮选秀权。在第11个小时,Kobe改变了主意,和湖人续约了。「取代者」又一次打击了这支队伍,而且5年前可看不出他有机会在湖人拿到总冠军。呃……

2005年6月:快艇在第12顺位错过了Danny Granger(不可思议地掉出了前10),只因为邓利维做了笔交易来得到那个,独一无二的,亚罗斯拉夫克罗列夫,一个3年后依旧因为没有拿的出手的篮球技术而被NBA淘汰的球员。从好的方面来看,埃尔金做了近来来第一笔好交易,将蹩脚的控卫马克雅里奇送到明尼苏达,换来了萨姆卡塞尔以及一个未来的首轮选秀权。

不到一年,布兰德和卡塞尔就带领快艇取下47胜,进军季后赛;快艇干掉了丹佛,赢下了31年来的第一个系列赛;要不是邓利维(请自行Google「Raja Bell」和「Daniel Ewing」),他们甚至能在第二轮跨过太阳。不幸的是,刚刚取得的成功又惹怒了美国原住民们的灵魂。

2006至09年:又一波不期而遇的坏运气:即便06至07赛季的快艇毁在了邓利维手中,但球队却依旧选择与他续约了4年……他们用又一个前15位的选秀权挑来了一个前锋(07年选来索顿)……布兰德阿基里斯腱断裂,错过了2007至08赛季前5个月的比赛……在同一个赛季,Livingston膝盖的每一根主要韧带似乎都断了(他的快艇生涯就此完结)……为了和布兰德同队,Baron与快艇签约,之后布兰德和费城签了8400万美元的合约弃他而去……快艇惊慌失措,找来了合计年薪2700万美元的马库斯坎比和扎克兰多夫代替布兰德……埃尔金最后终于被解僱,给斯特林钉在了种族主义者的大墙上……说真的,快艇唯一的好事情就是Eric Gordon(08年第7号新秀)打出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新秀赛季。顺带一提,我感觉自己这幺说可能会给Gordon带来视网膜破碎或是其它什幺灾难。

2009年5月:快艇26年来第三次在乐透抽籤中赢得状元签。你猜怎幺着,Blake?那天晚上我收到了一堆恶意邮件,威胁说你的膝盖十字韧带也保不了多久了,没错。

这是过去10年快艇的获胜场数(按赛季排):15、31、39、27、28、37、47、40、23、19。

1976年后快艇的受伤球员大名单:5个人因为膝伤改变职业生涯(Livingston、曼宁、哈勃、史密斯、Nixon),一个人脖颈断裂结束了职业生涯(Johnson),一个人因为背部手术改变了职业生涯(沃肖恩),3个人因为阿基里斯腱断裂而赛季报销(布兰德、Archibald、Nixon),一个人心率不齐(昌明斯),还有一个脚部多次应力性骨折(沃尔顿)。这些人中的每一个,都是当年球队中前3,或者向着前3进发的球员。

1976年后,作为快艇获勇敢者队球员参加全明星赛的总次数:7次。

1976年后,快艇/勇敢者队胜多负少的赛季数:2个。

1976年后,赛季获胜场数不到30的次数:19次。

1976年后,分割槽冠军数:0个。

1976年后,联盟垫底次数:15次。.

勇敢者/快艇队退休球衣:0件。

1976年后总战绩:944胜1730负(胜率35.3%)。

据我所知,依旧困扰着快艇的诅咒:1个。

快艇连年沉船!8年前名记给Griffin的神祕诅咒公开信揭晓

这就是你的新球队,Blake Griffin,你要打破的是连续33年的坏运气。你可能要为最差的老闆、最差的总教练以及这个洛杉矶湖人丑陋的小弟弟打球。这里的球迷越来越少,几乎不可思议的消失着。你会是这支球队自1976年以来,第18次用前9顺位选到的前锋。前17个没有一人能在快艇待过6年,没有一人!

自1976年以来,快艇选中的球员中只有一个在球队成为了全明星:1993和1994年的全明星丹尼曼宁。想成为第二个吗?那不可能,真的。1980年以来,快艇选了38个首轮新秀,你是第39个;自从1976年选秀至今,他们拥有过23次前十顺位;那23次中,12次都在前四而且3次都是状元。他们没能把握住前21次机会,让那些球员进入名人堂、成为备选名人堂球员或是长期的全明星。Gordon是第22个机会,而你是第23个,你们俩在与命运抗争。

再一次宣告,我马上就要开始跑了。如果你留下的话,我有个建议:像《火乐焚城》中的吉姆莫里森那样徒步旅行到沙漠中,记得带着Gordon,试着联络一位美国印第安土着巫师。或者你可以和Baron、Gordon一起飞到布法罗,找到个神圣的地方,做一些祷告。或许你可以带上一只布法罗白种水牛回来,只要做点什幺就好。这对你来说无比重要,对我们也是。

在打破神圣的布法罗诅咒的道路上,祝你好运!

你的朋友,

Bill Simmons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