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运动健将‧5姐姐教打扮‧杨美盈能文能武

2020-07-16 04:20:44编辑:
曾是运动健将‧5姐姐教打扮‧杨美盈能文能武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3日讯)因经常一身办公室女郎OL打扮,而被喻为“火箭淑女新兵”的雪州行动党百乐镇候任州议员杨美盈,不只是英国剑桥大学的高材生,年少时还是一名运动健将,篮球及田径等项目样样行,可说是一名“能文能武”的代议士。

此外,由于相貌清秀可人的她经常以温柔婉约的打扮现身,许多选民都以“美女议员”称之,但她却对此称呼感到不习惯,并谦虚指自己并非美女。

她披露,她对打扮没有太多的概念,所幸有5名姐姐在幕后充当“打扮军师”,给予她许多有关造型的建议。

“我认为,漂亮的外表的确会为人加分,但最重要的还是实力和自信,外型整齐、穿着得体,走出来自信满满才是关键。”

她接受《》访问时说,她年少时曾经因为爱好运动而常作“男子头”打扮,直至上大学后,她才发现自己其实很女性化,遂决定“恢复自我”穿上裙子。然而,自从加入行动党后,她却常被提醒勿打扮得太温柔,但她最终还是选择做回自己。

成火箭“淑女”代表

“我不会为了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强悍、精明及干练,就刻意穿长裤,把自己装扮得男性化。我要做回原本的自己,展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获得国油奖学金到德国深造、又是顶着英国剑桥大学硕士的光环,现年30岁的杨美盈获得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高调拉拢入党,毅然与马华元老兼村长的父亲打对台,使她刚出道就令人刮目相看。

由于蓄着长髮、样貌俏丽,又是全身“OL”打扮,杨美盈一出道就被叫作“美女”。她的这身打扮也为注重专业形象的行动党添加不少分数,成为行动党最“淑女”的专业代表。 杨美盈坦言,她小时候其实蛮“男子头”,喜欢户外运动,整个人晒到像块黑炭,完全没有美感可言。

减少户外运动皮肤变白

“上了大学,我才发现自己是很淑女的,便开始穿回裙子。尤其是在外国生活4年后重返大马,我实在不习惯把双脚包裹在热不透气的长裤中,这让我更爱穿裙子。还有,停止打篮球后,我也因为减少户外的运动,皮肤变白,但也只是恢复到古铜色而已,谈不上白皙。”

她称,毕业后她到充斥男人的钻油台工作两年,当时她是唯一的女性工程师,虽然是万绿丛中的一点红,但环境不允许她作女性化打扮。 “只有在工作出问题时,我就会赶紧使用女性的`特权’,如扮可怜或博同情来避开一顿大骂。”

她重申,真实的她是爱穿裙子,也注重美容保养,但她不会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能干些,就弃裙子不穿,改穿长裤刻意武装自己。 “

即使党内有人提醒我勿穿得太女性化,我还是坚持做回自己,这样才自在。”

此外,杨美盈中选州议员之前,是原任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特别助理,她指出,基于从事社交媒体工作的形象很重要,所以,她觉得以办公室女郎形象示人最适合不过。

不介意主动向男生表白

杨美盈声称,她是一个开放及直接的人,碰到喜欢的人,她不介意主动向男生表白;但若是认为没有发展的机会,她也会快刀斩乱麻,绝不会浪费青春去展开一段不可能开花结果的恋情。 她自称目前单身,并享受单身的快乐,只因生活确实太忙碌,一天24小时都不太够用,所以她也不急着找男朋友。 “当然,我毕竟30岁了,我偶尔还是会想到这个问题(恋爱),也会对朋友开玩笑的说,我真的很着急。”

感情事不拖拖拉拉

即便心中着急,杨美盈对感情依旧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缘份到,真命天子自然会出现。我一直等着有人来追求我,如果遇到有感觉的人,我会给机会;但若是不对的人,我也会很快煞车,不会拖拖拉拉,徒然浪费别人的时间。”

询及择偶条件,杨美盈说,她不看外表,重要的是,对方必须接受及尊敬她,同时不会要求她改变来配合他。 “对方应该是一个可以让我崇拜的人,我不会要求他的学历要高过我。”

3政治伟人启发从政

休闲时喜欢阅读《时代杂誌》及科技书刊的杨美盈,最崇拜的国家领袖包括曾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南非首任民选黑人总统曼德拉、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位女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并指这3名政治伟人对原则、理念和梦想的坚持,是启发她从政的动力之一。

“我欣赏南非首任民选黑人总统曼德拉一生致力于反种族隔离斗争的毅力,钦佩德国总理默克尔带领欧洲实施金融改革的勇气,以及被撒切尔夫人极力反对欧洲一体化的坚持和信念折服。”

杨美盈披露,在欧洲生活的日子,她深受社会民主主义的影响,认为一个政党的原则很重要,而民主行动党就是有原则的政党。 “我原本以为政党不重要,投票是以候选人为準,但后来意识到政治没有中立,若要改变一个国家,就一定要支持一方;既然如此,我当然选择一个和自己理念相符的政党了。”

与父打对台无损父女情

杨美盈的父亲杨福友是马华元老,也是柔佛州峇都安南新村的村长,但杨美盈没有随父加入马华,反而加入民主行动党与父亲打对台,此事曾引起不少人关心父女会否因党籍不同而失和。

不过,杨美盈强调,她的选择一点都没有影响父女俩的关係。 “我只是选择一个能够带领人民前进的政党。” 她说,她从小个性独立,凡事自己作决定,所以父母对她的决定没有太大的异议,就如当年她决定到德国深造,家人百分百尊重她的选择。

她透露,第一次到民主行动党总部,就对该党节约的方式留下深刻印象。

“行动党没有花大钱装饰门面,不像许多政党富丽堂皇,这让我产生信心,相信这个政党可以真正给到人民希望。”

曾被教授批评英文超烂

获得国油奖学金到德国深造,又是英国剑桥大学化工系硕士生,杨美盈的英文水準肯定顶呱呱。

然而,在昔加末华人新村长大的她披露,未进入国油大学之前,她根本不敢开口说英文,在大学时,更一度被教授批评英文“超烂”。

勤啃英文书籍补拙

她说,她向来学业成绩不错,但三语却不出色,英文更是超级烂。“

进入大学后,我强迫自己和室友必须以英语沟通,更勤啃英文书籍,也设法以英文思考,英文这才总算有进步。”

杨美盈指出,学好英文唯一靠的就是勤劳、努力、以勤补拙的方式,就如她向来不俗的学业表现,就是靠努力得来的成果。

“我的读书生涯没有补习这回事,要考取好成绩都得靠自己。我想过要当医生,所以每天凌晨3时就起床读书,我又是学校篮球队员,繁重的课业使我每天仅睡3小时,连父母看了都心疼不已。”

即便如此,杨美盈说,剑桥大学的英文水平极高,她在读硕士的两年期间,也是经常被讲师批评英文烂,所以这段硕士生涯也让她过得蛮痛苦。

/报导:蓝冰冰/摄影:辛炳耀‧2013.05.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